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字图腾

对古老符号的接近与膜拜

 
 
 

日志

 
 

由“劝”民工反乡想到的

2006-09-28 14:58:06|  分类: 短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14日下午,北京市2008环境建设指挥部在北京会议中心向31个相关单位下发了第一批奥运立法的工作安排。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认为,北京流动人口主要是从事城市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农民工,在奥运期间仅计算建筑业,北京预计有100万人。政府可要求建委协调施工单位建立企业整建制,对于这部分人劝返回乡。(915日 《新京报》)

 

重庆是西南民工的中转站,其本身也是外来务工人员打工的场所。我们在街上、写字间里常能见到民工。

    民工确实对城市的发展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同时也带来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的发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城市的人对他们是怎么样的呢?我不想谈民工的优和劣,也不想谈“阿拉”、“爷们儿”们的狭隘市民情结,我只想为民工们发发牢骚

    老实说我对奥运会在北京召开是不感冒的。从整个筹划的情况来看,确实也只有以北京为主的少数几个城市在忙活。这是北京的奥运会,从宣传标语上看就知道了。是的,其他国家也是这样的,但到底有多少中国人认同现在的北京像法国人认同巴黎那样呢?很难说。

民工们为了生计也好;为了未来也好,他们绝对是干所有筹备工作中最累最脏的活。你可以说这是分工不同嘛,都是为祖国添砖加瓦嘛;可以说谁TM提出社会就该分等级?让这个提议成为中国人默认的秘密不是更好么?但你不能否认,在民工辛苦劳作的背后还有一种感情。这样的感情是高于“外地人”这个称呼的;这样的感情是高于对金钱的欲望,那就是一种全世界所有国籍的华人都会认同的情感——民族自豪感。

    对于身处落后城市的我们,可以企求北京将这样的自豪感的残羹剩渣分点给我们,以填补我们在劣根性理论劳作后空乏得不行的民族自信,并在舔食过后对他们的施舍顶礼膜拜。但是在北京工地上、厕所中、仓库里……的民工不用,他们参与缔造了这份荣誉,他们是当之无愧的。他们完全有理由和他们平日里少见的外国人交谈;完全有理由笑呵呵地穿着补丁衣裤在大街上展示,因为这是中国的最真实,这也是作为人的自由,人的真实。

    然而事实是,他们像主人家要接待贵客时让满头大汗、面目枯槁的奴隶立马退下一样,将被“劝说”回乡。

你可以说奥运会是为了展示中国的形象;奥运会能为我们带来一桶金。  

而我想到的是我们中国人的形象外国人看得够多了。我们成天就有一大群学生塔上他们的土地,在他们的高贵下洗涤我们落后的灵魂,然后回国后对一群无知的同胞给予最深层的蔑视。代表中国中上层阶级的旅游团也在别国晃悠,其得体行为让中国政府自己都要出台法规加以规范(暂时不论这部法规的正确和错误)。最后像小学接受领导视察那样告诉人们:外国人来了,不要高声喧哗,为什么,因为外国人不喜欢高声喧哗。中国人喜欢热闹的习惯就代表落后和不文明。

    那么金呢?我承认能赚取丰厚的金钱。但赚取这些的只是一小部分人,这只是让已经富有的更富有,差点富有的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可以去富有。北京将修新房子,新道路,尽可能地将这个满是创痍的土地脸上多扑一层粉来遮丑。而民工们能得到的有多少?

    大多数人对于这次盛会的记忆将是什么:新奇?自豪?而现在的问题是连这一点点好处都要被剥夺。中国人此刻是一群被外国人的高贵所驱赶劣等民族,这是必然的,因为在一部分中国人自己眼里,自己的同胞都是肮脏无聊的,当然说这句话的时候得把自己与之区分。

    打发他们走,给我们的客人让出干净的街道、养眼的建筑、洁净的空气。

    当然,这是习惯问题。中国人是最好客的,他们总是给客人最好的,这是理所当然的。而我们在国外就要被歧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中国历史上最大的面子工程已经展开了,就让这些民工、贫困户、乞丐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在电视里观赏这歌舞生平的盛世景象吧!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