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字图腾

对古老符号的接近与膜拜

 
 
 

日志

 
 

可怜的玩笑  

2008-01-31 09:29: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怀念。

某天晚上忽然想到一个经典,突然发现自己很需要再次回味它,便疯狂地寻找,键入中国BT联盟的是以下几个字——《东邪西毒》。

我崇拜这部电影,崇拜那些思维的火花依托光影的绚丽在刹那的爆发。说起它,想到一个人:古龙。

“天涯远不远?”

“不远。人已在天涯,天涯又怎么会远。”——古龙

在没落的时候,总会想到这个名字,浪子的代名词。恩怨、杀戮、生活,他以自己的梦想勾勒的哪个世界曾经是我梦想的天堂。他以那特色鲜明的语言和思维逻辑,让我甘于在枯燥的高中生活中隐忍并寻找那并不鲜活的希望。希望是什么?友情、爱情、文凭?无论那时的我如何排序,这些东西都太过单薄,在时间的沉淀之后,似乎都站不住脚。萧索的并不是感情本身,而是你不能从这段感情中去获取某种东西。就像浪子浪迹天涯去寻找那份在故乡无法得到的体验。

因此,人有一点理想总是不错的。有了希望,即使在天涯,也知道将要去的方向。

醉生梦死的玩笑

很多人受过伤,也伤害过别人。其实痛苦之中最痛苦的是一种无奈,一种自尊和感情被覆灭后又无处发泄的无奈,这种感受曾经逼得我发狂。有多少人知道用理性去化解愤怒与屈辱时的痛感,而痛感过后就是陷入孤独与怀疑,整个世界又顿时没了意义。

有些事情你不可能忘记。当你回头看这些事情的时候,你庆幸自己终于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观察自己。但要完成这样的反思,必然要经历痛苦。

莫名的自卑和自信都是没有必要的,你不过是一个沙漠中的沙砾。就算你对沙漠再不满,也无法否认自己也是这些不满的一个组成部分。逃避、忘记只不过让自己看起来更愉快,但就是改变不了自己无法掌握的命运。患得患失不如去记忆,去理解;就算酒醒后内心的痛苦疯狂地滋长,但在表情上,你完全的遗忘了。

“桃花”其实是一个人的名字

这个名字给人很多联想和幻想。总有那么一些人,最后将以公正的眼光看他(她)们,然后责备的只是自己,责备自己做得不够好而已。失去过后的珍惜,为什么总有人要品尝其中的苦涩?起初,我会呐喊,漫骂,然后有陷入无尽的自卑之中。多少年后,哑然一笑——苦笑。

你还想见到她吗?这个问题不在最后关头,你是无法回答的。有时你会用最恶的用意去揣测她,诋毁她。可你一直明白,这无非是自娱自乐。等你想到这些,自卑又会加速地袭来,践踏你那已残破不堪的尊严。

失落,常常发生在记忆中那张面孔的背后。

慕容焉和慕容燕不过是一个躯壳下的两个受伤的灵魂

我们有许多面,在不同的场所表现不同的面。这些面包裹的,无非是一个脆弱的灵魂。就象丑陋的软体动物,蠕动者,自恋着,又恐惧着。我们自己甚至都不敢去正视我们内心的这个东西,宁愿欺骗自己,或用更坚固的壳保护它。

其实,剥离了又如何呢,坦然看清自己,你会少很多烦恼,多些智慧,会对别人多几分宽容。

刀滑过喉咙后的“风声”

受伤只是一种形式,无论你伤了别人还是别人伤了你,或者是相互以此取乐。

人希望成长,希望慢慢地看透人生中的很多问题,但又害怕被伤害。这样的矛盾造就了自以为是,也造就了悲剧。

曾经有人给我一刀,在我最需要安慰的时候,突然从腋下伸出一把冰冷的利器。那一刻我的心闭上了眼睛,开始用麻木来看这个世界。

血从喉咙里喷出的呲呲声究竟好不好听?当人要死的时候就是放下所有包袱的时候,包括这身皮囊,也许只有在哪一瞬间,你才能真正的去感受万物,而不是去看、去想。

因为肉体是我们真实感受万物的最大障碍。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