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字图腾

对古老符号的接近与膜拜

 
 
 

日志

 
 

  

2008-05-16 15:15:01|  分类: 短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原上的草已经没过了我的膝盖,可我一直在行走。尽管我已经看不清楚长草下面的到底是泥土还是深渊或者悬崖。黑白的视野单调乏味,黑色的牛,黑色的马,白色的草。

远处的蒙古包顶升起的冉冉炊烟把我引向这里,我走了进去,席地而坐。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坐在里面,安静地靠在一起,如两尊雕像,只有代表生命的鲜活的动脉微微跳动。我就坐在他们对面,庸懒地看着他们。女人的头突然从男人的肩膀上离开,望着不大的窗外。男人站起来,拿起破旧的马鞭,走了出去,然后是马懒散的低吟。

随后,她轻轻地斜依在一个柔软的垫子上,看着篷外的天空。

那些灰色的云啊,悬挂在纯白的天空中,被风温柔地扯碎,直到像用尽的画笔在纸上流下最后的颜色那样铺散开来。

渐渐地,她睡着了。均匀的呼吸被寂静放大,深入了我的每一寸意识。于是,我想要溶入她的梦境。

我走过去,沿着黑暗的瞳孔,白色被我抛在了身后。在黑暗的尽头,是一片河流,她游弋在清澈的河水里。阳光在河水上漾起无数刺眼的光芒,把她笼罩其中。

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你……”她发现了我,愣了片刻,又向我游来,眼中充满了好奇和兴奋。

可游到一半的时候,她又停下了,喃喃自语:“不,我不能过去……”

“来吧,过来!”我说到。

她忧郁了一下,才又继续向我靠近。

乘她从远处游来的时候,我说:“愿意靠近我吗?”

“不。”她回答得很坚定。

“为什么?”

她没有回答,只是停下来看着我……

我从她的梦里出来,疲惫不堪。她生活中的那些吵骂全都在我的意识里浮现出来。

现在,很难表达我的想法,我只是不停地在黑白世界游荡,失去了白天和黑夜的一切特征。

远处的马在长嘶,为天空化出一道回音。逃离草原的我混迹在城市最落魄的街道。污水泛着白光,穿梭于目光空洞的人群之间。我拉开窗帘,看她默默地刺绣……

我想起了江南,小桥上走过褐黄的油纸伞和伞下白色的旗袍。她望着我,朦胧的眼中传来笑意。我牵她的手,她躲开了;吻她,她转过了头。可那丝微笑恶作剧似地挂在她的唇边。我忍受着,继续在阴雨的天空下直直的站着,即使她已经转过身,即使她头也不回地离开,我依然在那里站着,站得很直。

“别回去吧!”我说。可依旧得不到如愿的回答。

我看到她将自己埋在了油纸伞下。

不知站到了什么时候,琴声从桥下的小船中传来,合着那西西呖呖的小雨,打碎在我的脸颊……

我跳上那艘无人的船,船上有烛火没有一瞬的震动。我坐下,看手臂上浅浅的牙痕。我笑着,躺在船上,任凭它把我带到另一个地方……我只是一个鬼魂。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