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字图腾

对古老符号的接近与膜拜

 
 
 

日志

 
 

别把自己塑造成圣人  

2012-02-09 16:29:26|  分类: 短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爱讲道德二字,但常常是讲一种主观心理偏好的道德。都说中国文化的核心是儒学,但其实很多人并未真正继承孔丘的思维方式。先摆一个故事。

       《吕氏春秋》记载: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鲁人必拯溺者矣。”孔子见之以细,观化远也。

       翻译起来是:鲁国有法律规定,鲁国人有被迫在别国为奴为婢的,鲁国本国百姓如果出去看到了,能把他们赎回来就尽量赎,回来再到官府报账。孔子的学生子贡某天在别国公卿那里赎了一个鲁人,回来后却很谦让似的不去官府报账。孔子说:“你这个钱送得有过失啊!从今以后,鲁人出去都不会赎自己的同胞了。你报账并不损害你赎人行为高尚程度,而不报账却使别人(怕和你的行为对比后显得劣等,所以)不再敢赎人了。”孔子另一个学生子路某天救了一个落水者,那个人拿一头牛来报答他,子路接受了。孔子说:“以后鲁人看到落水者必然会去相救了。”孔子遇事能看到十分细节地方,也能目光长远的看待问题。

       这个故事告诉了一种行善和传善的方法,更告诉我们思考问题从实际出发,孔丘这里并非是他看得细和看得远——这里我对“吕氏”的编撰者多有得罪了,呵呵——而是他将考虑的问题放在人性二字上。

       人性即人的本性,就是趋利避害,选择对自己有益的,规避有害的。但不能单单从字面理解有益和有害,更要从权衡其轻重的角度去考虑。子贡自己伟大了,但是却没有考虑人性因素,害的别人不敢行善,那些沦为奴婢的鲁人也少了很多获得自由的机会。也就是说不利于宣传善,不利于使更多的人得到救助,唯一成就的就是子贡本人。

       而国人恰恰就是喜欢瞎起哄、喜欢成就自己,忽视了人性对于事情发展的重要性;子贡至少还自己出了钱的,而如今很多人却是站在道德的顶峰说话不腰疼,直到误了别人的事。

       最近药家鑫的案件再次引人关注,原因是药父以前说过有20万赠与张妙家属被拒绝,而今张妙家人治病无钱,于是决定上门讨要这20万。这一讨要,还发生肢体冲突。药父说:可以给钱,但是张妙家属必须承认之前撒谎。

       药八刀事件去年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其中不乏大批愤然之士,坚持一命赔命;更有受害人律师不断的爆料,执政药八刀为“背景二代”,一下就点燃了公众那颗憋屈已久的心。最终,在法院判决药加鑫赔偿张妙家属4.5万元,并处以死刑时,很多人拍手称快。受害人律师张显更是表态:那4.5万元民事赔偿太少,有法律漏洞,“不愿接受带有血的钱,不愿要药家鑫家的钱”;更是感动许多人,有许多网友发起对张妙家属的捐助。可如今,张妙家属反落得无钱治病又以这种形式去找药家鑫家属,于是网友又是一片骂声,说张妙家不好。

       休谟指出:“观念是我们的感觉、情感、情绪再思维和推理中较为微弱模糊的意象。”可知观念的感性成分很强,但许多人就是喜欢被固有观念所操纵,一遇见“富二代”“官二代”“背景二代”就咬牙切齿,也不管言论真假,漠视人类性格的复杂性和偶然性。然后,站在道德的高度如神一般俯视那些事不关己的事情,肆意推波助澜,戴高帽,宣高德。这些一旦成为实际,被媒体、受害人律师综合起来,自然而然形成了对张妙家属精神上的绑架——你要钱,哥就鄙视你。但是张妙家属毕竟是农民,精神上的支持不能改变起窘迫的经济状况,在加上老人有病,接受如此打击后更急需金钱。虽然有网友捐赠,更有传言数目高达百万,但如今看张妙家人的举动,我想那些捐赠,认捐肯定远大于实际数字。有人说这是张妙家属在故意整药家鑫家属,我觉得这不成立,谁都知道这种是举动前后不一,好不容易在公众中树立起来的形象不可能为了一点法外的报复而让其坍塌,这不划算,没意义。所以我宁愿相信张妙家人真的差钱。那造成这种恶果的,正是那些热情的看客和道德的吹嘘者。他们误了活着的人的事,让张妙家人这样的受害者反倒陷于不义之中,蒙受更多精神的伤害;然后又毫无法律意识的高喊:“一命赔一命也不能了事”——完全无法律意识;或者“以前我还支持你们(张妙家人),现在我瞧不起你们”——好一个过河拆桥!人性的缺陷和丑陋以及因此造成的后果就像一出事先排练好的悲剧一样让人胆寒,使人不得不呼唤逻辑与理性。显然,高呼道德,在实际意义很难帮助受害者家人。

       这样的观点并非就是向“钱”看,但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只有金钱和抵命可以对受害人家属做一定量的补偿。一个经济上的、一个是心里上的。但不能两者都重罚,这不符合法律公平、人性的原则,怎样选择,绝不是外人该去胁迫、挟持的,而该鼓励受害一方做出对自己最为有利的选择。

下面是我对这次事件的看法:

1.古代的连坐制度已经取消,药父和成年人药家鑫并不具备法律上必然的连带关系。因而,药父的任何资产在法律严格意义上来讲不是必须纳入药家鑫的赔偿上。但受害人家属和受害人的关系不一样,因为受害人家属是赔偿的直接受益人,在受害人已经死亡的前提下,受害人家属有权履行义务并获得相应赔偿,所以这个案件法律上的实际两方是药家鑫和受害人家属。

2.药父无论从个人角度说过什么话,叫过什么屈,出过什么口头暗示,在一无文书、二赔偿被退回的情况下,都不具备实际的法律效应。没有事后追责一说。药父是出于血缘关系的第三方自愿出资帮助药家鑫和解的,被拒绝即告失效。

3.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提倡民事赔偿先于刑事判决或者同时进行。一来民事赔偿可以为刑事判决的轻重提供参考,二来就是避免被告家属受到过重损失,因为被告家属对于犯罪而言,在法律上是不担责的。赔偿摆在那里,减刑就说得过去;没在那里,就不减刑,至少公理上体现了法律的公平。

4.这应该不是张家一时性起所为,因为这样的场面,律师张显的出现难免惹人联想。但是,这样的官司在法院是打不走的,只有看药父本人的心态,所以出现了直接上别人家讨要的闹剧。

5.那些以前喊着张家不要赔偿的看客们,借此可以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人命和金钱,要哪一样,该是张家人自己根据实际情况去权衡的。而媒体、很多网友站在道德至高点将其绑架,律师四处鼓噪,制造多数人的“软暴力”,围观完毕之后都冷漠地散去。不负责任,错误引导。

6.法院的判决基础不是根据职业而是年龄。(有一种身份和职业除外,不属于本话题讨论范围)药家鑫是成年人,凡是没有签他名字的任何人的财产都不能动。就算一个14岁的打工仔出来工作了,但犯了事,还是监护人来赔偿,这之间有区分。有没有经济来源不在考虑之列,是不是一个四十岁的混混没工作,没经济来源,就该他的父母担责呢?

7.药家鑫死没死不属于讨论范畴,如果药父有这个能量,那就不单单是法律问题了,这个大家都懂。

8.赔偿少不少是有个标准的,这个标准不单单只考虑受害人家属,还要考虑被告担了何种刑罚,起到了一个什么样震慑效果。这样才能接近公平。其次,判多了,在不连坐的情况下,药家鑫一死,你剩下的你也没处拿去,要讲究一个实际性在里面。

9.被告杀了人,是他自己的行为,他的一切赔付行为也到他结束生命的时候终止,你能让死人做什么?所以法院要先进行民事部分的裁定或同时进行。既然唯一直接责任人已死,那去找谁的茬儿,都在法理上站不住脚。

10.药父最多是间接教育不当的道德责任。一来道德不是法律,二来这个教育与八刀行为之间的必然联系难以从科学上成立,更不具备必然性。所以当4万赔偿款到达张家的账户(张妙家属在律师、媒体、网友的“建议”下拒绝),药家鑫被执行那刻起,如果再没有其他直接责任人的出现,案子就完结了。

       基于以上,这事应该有一个段落,让两个受伤的家庭能修养身息,别折腾了。这是一个双输的故事,唯一的作用就是受害人律师激发了大家的不平衡心,律师出了名,又让心里憋屈的看客们爽了一把,但无益于解决实质性问题,这个社会更不会从此走上法治。希望各愤愤们多理性思考,多从人性角度出发,不要老把自己当圣人,不要只图自己发泄,反倒把同情的对象置于水火之中;不然不仅误人,传播下去,还要误国。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